當前位置: 對聯(lián)網(wǎng) > 體裁作文 >

河南家鄉的風(fēng)俗作文【精選3篇】

小編: 北巷以北

河南家鄉的風(fēng)俗作文【精選3篇】一

  農歷七月十五,是我國傳統的中元節,民間俗稱(chēng)為:“鬼節”。中原農家也稱(chēng)這天為“牲口節”,此日有許

  多敬奉耕牛的活動(dòng)。

  在豫北林縣等地,七月十五这天,家家都要蒸羊羔形的白面饃,中午蒸熟后供奉在案桌上,然后燃放鞭炮,慶賀槽頭興旺。凡有大牲口的農家,這天都要停止使役一天,把供奉后的羊羔饃送給大牲口吃,也有給牲口喂豆等精飼料的,以顯示牲口節與平時(shí)不同。晚上,他們還要做一鍋米湯給牲口喝。有民謠說(shuō):“打一千,罵一萬(wàn),七月十五喝頓小米飯?!?/p>

  牲口節的起源,據說(shuō)與中國明朝皇帝朱元璋有關(guān)。傳說(shuō),朱元璋從小失去了父母后,生活貧困,被迫去給財主放牛。這天,財主想起“馬不吃夜草不肥”的說(shuō)法,硬逼干了一天活的朱元璋和長(cháng)工們夜里去放牛。朱元璋和伙伴們又累又餓,而財主卻在家里花天酒地。朱元璋氣憤不過(guò),指揮伙伴們偷來(lái)殺牛刀,大家一齊動(dòng)手,殺牛的殺牛,燒火的燒火,不一會(huì )兒,一頭活牛變成了一堆噴香的烤牛肉。天快亮時(shí),打著(zhù)飽嗝的伙伴們發(fā)愁了,牛少了一頭,財主定會(huì )變本加厲懲罰大家。朱元璋低頭沉思一會(huì )兒,指揮眾人將剩下的牛肉藏起來(lái),把牛尾巴插在山坡上,然后讓一個(gè)小伙伴回去報信,謊說(shuō)牛鉆到地底下了。待財主隨著(zhù)小長(cháng)工氣喘吁吁地爬上山發(fā)現黃牛真是鉆到了地下。地面上不見(jiàn)牛身,只露牛尾。他氣急敗壞地拽住尾巴往上拉,誰(shuí)知地底下真地“哞!哞!”叫了兩聲,財主只拉出一條牛尾巴。后來(lái),財主又命人挖地,結果什么都沒(méi)有挖出來(lái)。他垂頭喪氣,自認倒霉。事后,伙伴們慶幸沒(méi)有受罰,一邊吃著(zhù)剩下的牛肉,一邊把牛鞭甩得噼噼叭叭響。從此以后,人們?yōu)楦兄x耕牛,就把農歷七月十五當作“牲口節”,意在感謝它為窮人謀福,希望它重新轉世。 中原是農耕地區,大牲畜是家家耕地的主要“勞力”,秋耕又是牲口最繁重的勞動(dòng),人們把農歷七月十五專(zhuān)門(mén)奉為“牲口節”,足見(jiàn)人們對牲畜的重視以及牲畜在人們生產(chǎn)生活中所起的重要作用。

河南家鄉的風(fēng)俗作文【精選3篇】二

  河南人,過(guò)年時(shí)的風(fēng)俗非常傳統,處處體現了中國豐富多彩的悠久文化。

  一般,我們臘月二十三便開(kāi)始準備去了。

  二十三,我們便打掃房子,把各個(gè)房子里的東西都搬到院子里來(lái),開(kāi)始洗洗刷刷,然后把屋子里積了一年的灰塵全都打掃干凈,再把洗好的件件東西搬回屋里去??雌饋?lái)確實(shí)有些累人,但那又怎么辦呢?誰(shuí)讓我們有一顆質(zhì)樸的心呢?最后也就是晚上啦,老人都在廚房里貼上灶王爺的畫(huà)。到了過(guò)節那一天,便要把畫(huà)拿下來(lái),點(diǎn)上香,然后燒掉,意思是讓灶王爺上天匯報情況。所以,當過(guò)節時(shí),我便知道灶王爺“上天言好事,下屆保平安”。

  到了二十四,便要把那些需要做的,魚(yú)啊,肉啊,雞啊,菜類(lèi)等年貨齊全,然后能洗的拿出來(lái)洗,活的要宰殺為后面要做的幾道食品,做準備,而二十五時(shí),變無(wú)事可做,而這天更多的是休息。

  臘月二十六到了,這一天可沒(méi)前一天舒服了,人們又忙活開(kāi)了。這不,開(kāi)始發(fā)面,和面,蒸饅頭。滿(mǎn)滿(mǎn)的幾大盆子面要一個(gè)一個(gè)的把饅頭做的圓圓的,光溜溜的,很好看。有的時(shí)候,還要蒸上兩三袋(面粉袋),因為在過(guò)年之前,就只做一次饅頭,所以要多蒸一些為平常日子做一次補充。

  到了二十七,也是人們在廚房里徘徊奔忙的日子。這天要煮肉,先買(mǎi)來(lái)豬肉,切成像要上供那樣的方塊,然后便放在鍋里煮,只聞到空中彌漫著(zhù)陣陣肉香。等肉煮熟了,瘦的肉,和帶骨頭的肉便進(jìn)了小孩子們的肚子里。嘻嘻!吃了!然后,大人們用一些可以煮的干菜,用肉湯“紅燒”一下,最常見(jiàn)的一些干菜;海帶,黃花菜,干豆

  角,然后把肉片放在一起爆炒,做成了一道菜。

  臘月二十八,炸家里的魚(yú),炸了以后再吃。然后,還有什么:炸雞塊,炸蝦,炸綠豆丸子,炸大丸子,炸素雞……太多了。而這些炸食,都讓我們這些孩子口水流三尺。爸媽爺奶們忙著(zhù)做,而我們也忙著(zhù)吃,吃的時(shí)候如果渴了,也不能說(shuō)出來(lái),不然是要挨罵的,可能是因為風(fēng)俗的崇尚吧。不知道是啥原因,等炸出來(lái)好多好吃的東西時(shí),我們也已經(jīng)吃飽了。

  到了二十九,可以說(shuō)是“忙上加忙”,畢竟這天過(guò)完就要真真正正的過(guò)年了,老爸老媽帶著(zhù)我們幾個(gè)姐妹去別人家道喜串門(mén)。

  大年三十到了,這天要包餃子,在家里基本是奶奶包的。然后,我們也幫一下小忙。做的餃子,啥餡兒都有。下午,便要開(kāi)始貼對聯(lián),在大門(mén)上貼上上、下聯(lián)還有橫批。然后在院子里的每個(gè)屋門(mén)上貼上喜慶的對聯(lián)和年畫(huà),便差不多大功告成了。然后小孩子們便穿起新衣,先出門(mén)“炫耀”,到了晚上吃餃子,一家人聚在一起,吃個(gè)年夜飯,看看春節聯(lián)歡晚會(huì ),而同時(shí),屋外鞭炮聲和煙花綻放時(shí)的聲音同樣給這美好的夜晚留下了一個(gè)定格,定格住了當時(shí)的喜慶、祥和、和溫馨。

  照我這樣講了,河南的春節似乎要很長(cháng),不錯,時(shí)間確實(shí)很長(cháng),但這也更加體現了我們河南人對家鄉風(fēng)俗的喜愛(ài)之情。而我們也要更加保護這些風(fēng)俗,使我們不斷延續下去,使子孫也能看到這中國文化的一大魅力之一。

河南家鄉的風(fēng)俗作文【精選3篇】三

  河南剪紙歷史悠久,南宋周密的《志雅堂朵鈔》中,就有一段是描寫(xiě)汴梁城里,出售剪紙的盛況:“昔京都大街,有剪花樣者……。一少年,能于袖中剪字及花朵之類(lèi),獨擅一時(shí)之譽(yù)?!庇纱丝磥?lái),早在宋代,剪紙就已在民間廣泛流行,還出現了以此為生的剪紙藝人,而且技藝已達到了較高的水平。

  盛行于河南廣大地域的傳統地方剪紙,其思維觀(guān)念,仍沒(méi)有擺脫崇神意識的本質(zhì),其動(dòng)機在于冀求人類(lèi)與“神靈”的交感,盡管在尋求表達方式時(shí),其間含有多種隱喻手法(為地域文化所包容),但其全部意義,總是與人類(lèi)的生存需要和愿望(求安、趨利、辟邪)緊密相連。剪紙“天地神”、“求雨”、“谷神”,就表現出庶民百姓無(wú)法與天災人禍抗爭時(shí),仰仗神靈、魔力來(lái)驅邪避害,以求家室安寧,五谷豐登。它們與云貴、陜甘等邊遠地區的民間剪紙相比較,河南剪紙似乎已超越了早期人類(lèi)對虛幻動(dòng)物精靈,或直觀(guān)的“生殖圖騰”崇拜的表現形式,而進(jìn)入了封建社會(huì )佛、儒、道的神權、禮教思維制約時(shí)期。剪紙“舞獅”的形象表征是舞獅活動(dòng),然而民俗內涵則是借舞獅暗喻”子孫繁衍”。圖中舞獅者的性特征為男性,手舞“雙繡球”,象征雄性的昂揚,在中原民俗活動(dòng)中是“祈子”的行為。

  在這里,人類(lèi)本能中的繁衍意識,已被納入“三綱五?!敝小安恍⒂腥?,無(wú)后為大”的封建倫理規范之中,這種思維規范一旦通過(guò)剪紙形式展現時(shí),便極易為地域群體所理解、共認。

  河南民間剪紙的大部分內容,與普通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有關(guān)。喜花(結婚時(shí)貼用)“鴛鴦戲蓮”是表現人們希望“婚姻美滿(mǎn)、白首偕老”;窗花“金虎送錢(qián)”(視虎為萬(wàn)能吉祥物),則是期盼“生活富足、金錢(qián)遍地”;“牧羊人”、“莊稼漢”、“喂豬”、“拉洋車(chē)”,表現出不同歷史時(shí)期蕓蕓眾生的生活寫(xiě)真。

  隨著(zhù)時(shí)代的變革,河南人傳統的民俗觀(guān)念逐步淡化,取而代之的是具有現代意識的審美需求。如今的河南農村,逐漸擺脫了貧困面貌,富裕起來(lái)的農民精神面貌煥然一新,迫切要求以新的生活方式來(lái)滿(mǎn)足其物質(zhì)、精神的.需求。剪紙“小康人家”表現了華燈初上,勞累一天的農民悠然自得的休閑情調,充滿(mǎn)了溫馨之美;“看電視”,展示出農民在經(jīng)濟、精神生活方面的巨大變化。

  “電視機”——這種只有城里人才有條件享受的高檔商品,如今已在山區、農村安家落戶(hù)。無(wú)怪圖中老農民興高采烈地翹起二郎腿,正面對電視機說(shuō)天道地。老伴兒安閑地一手執鞋底,一手在發(fā)頂上磨針的動(dòng)作,十分典型、細膩地刻畫(huà)出中原農村婦女勤儉持家的傳統美德。 通觀(guān)河南民間剪紙,從某種意義上講,已逐漸突破地域文化的小空間,進(jìn)入到現代文化的大空間;在繼承傳統精神的基礎上,進(jìn)入到個(gè)性化發(fā)展的空間,使人感到朝氣蓬勃、充滿(mǎn)活力。